•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美丽母女 遭轮奸

    发布时间:2020-07-28 00:00:36   


    B市艺术学院。一位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少女正静静地站在大门口,左右张望仿佛等待着什幺。她叫周璐,B市艺术学院2年级学生,她有一个显赫的家庭,父亲周剑是市公安局局长,母亲任梦是某大酒店的行政总裁,任梦夫妇就她一个女儿,视她如掌上明珠,所以她的上学和放学都是由母亲专车接送的。周璐正无聊地在学校门口来回踱着步,这时一辆黑色豪华的宾士轿车嘎然在她身边停住,她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正好4点钟,妈妈的司机小林果然很准时。周璐刚打开后车门,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不禁秀眉一皱,她知道小林一向很干净,以往车里始终会保持一种清新宜人的空气,今天怎幺会这幺污浊?她暗暗责怪小林不该在车里吸烟。周璐刚要上车,突然发现后面坐着几个陌生的男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就往车上拖,周璐吓了一跳,本能地刚要张口呼救,一块棉布捂住了她的嘴,她感觉一股刺鼻的药味冲面而来,大脑一阵眩晕,就什幺也不知道了。这时从车上跳下两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把软绵绵的周璐塞进车里,宾士车绝尘而去。市郊一幢豪华又不失幽雅的别墅里,一位美貌少妇坐立不安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端庄秀丽的悄脸上满是焦虑之色,不时地看挂在墙上的时钟。任梦,商界里有名的冰山美人,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由于保养的好,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几岁的样子。一个钟头前任梦接到司机小林的电话,小林说在学校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周璐的影子,现在都6点了,可是周璐依然没有回来,任梦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恰逢丈夫周剑出差在外,明天才回来,现在女儿又失踪了,任梦一脸茫然,如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任梦猛地想起丈夫临走时曾和她说过,他任刑警时抓过一个叫王仁的强奸犯,入狱十年,前几天刚放出来,为防止打击报复,王仁已经被暗中监管起来。难道真的是王仁绑架周璐以报复?任梦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她想到了报警,可是担心万一是王仁所为,周璐的安全会有很大的威胁,所以她决定先告诉在外丈夫,丈夫毕竟是公安局长,让他尽快回来想办法。还没有等到她拿起电话,电话铃突然响起来,任梦心中一紧 ,她忙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一个老头尖细的声音:喂,任总吗?你的女儿在我手里。任梦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你是谁?你想把我女儿怎幺样了?喂!喂!我是你丈夫的熟人,他对我很好,我要好好报答他,哈哈,还有你女儿没有事,如果想见你女儿,限你在10分钟内到某某地方,你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报警,否则你女儿……嘿嘿!任梦抓紧话筒,语气微微有些颤抖:你是谁?你是王仁?喂!喂……可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电话在任梦手中滑落,她颓然瘫坐在沙发上。她知道那个人就是王仁,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为什幺王仁没有任何条件地只要她去,为了女儿,任梦已经别无选择了。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个狭小昏暗的小屋里,四个男人闲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屋子很小,摆设更是简陋,只有一条破旧的沙发,一张破床和一台电视机。屋子里烟雾缭绕,一个妙龄少女被绑着手脚蜷缩在床的里头,正是刚被绑架来的周璐,此时的她已经苏醒过来,一双明亮的美眸惊恐地看着眼前几个不怀好意的陌生人,脸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周璐只认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那就是天天接送妈妈的司机小林。周剑艰难地抬起头来,马上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原来宽敞洁净的卧室里一片乌烟瘴气,墙上挂满了淫荡的性交照片,电视上正反复播放着群交录影,床头的墙上挂着的美丽少妇和老头的巨幅性交照片最为引人注目。周剑痛心地发现,无论是照片和录影,女主角竟是他的娇妻任梦和爱女周璐。照片旁边一个赤裸的美女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被绳子紧紧地捆绑着吊在床头的天花板上。乌黑的秀发披散在渗满汗水的脸上,头不停地摇晃着,嘴里不停地发出阵阵凄惨的哭叫和哀求声。看在眼里的周剑快要气得吐血,这个美女正是自己的爱妻任梦。此时妻子雪白的娇躯正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不停地挣扎哭泣着。另一个男人站在妻子面前,用右臂夹起她的左腿高高抬起,周剑清晰地看到男人胯下的肉棒正在妻子的蜜穴里抽插着,他的下体猛烈地撞击着妻子雪白的臀部,发出沉闷地啪啪声,而他的左手正使劲地抓捏着妻子饱满柔软的臀部,在雪白的肉丘上留下一道道微红的抓痕。另一个男人则紧贴着妻子光滑柔嫩的裸背 ,粗大的肉棒在她的肛门里用力地抽插着,他的双手绕过妻子的腋下,握住她饱满柔嫩的乳房抓揉,同时还不时地用手指用力地揉捏她娇嫩的乳尖,使她不停地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周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其中一人正是妻子一向很信任的司机小林。就在被凌辱的任梦脚下,一个老头叉着双腿躺在床上,一个美丽的少女跪在他双腿之间,嘴里含着老头的肉棒上下套弄着,周剑认得他是曾被自己制裁的王仁。当他发现被强迫和王仁口交的正是自己的女儿周璐时,周剑简直快要疯了,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站在女儿身后抱着她高高翘起的雪白臀部,正在抽插她娇嫩的蜜穴的男人竟是一个侏儒。王仁搓揉着周璐雪白尖挺的乳房,一边享受着周璐柔软的小嘴,一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美丽的女总裁在两个男人前后夹击的凌虐下哭泣及哀求的惨状。王仁连看都不看周剑一眼,缓缓说道:周局长,怎幺样?要怪就怪你当初太无情,你老婆和女儿可比你温柔多了。他的话刚落下,引起男人们一阵淫荡的笑声。周剑一切都明白了,知道王仁在报复自己,暗自悔恨王仁被释放后没有引起他高度的警觉。周剑通红的双眼看着娇妻和爱女被男人们肆意地奸淫着,不停地怒吼着拼命挣扎起来,紧紧按着他的黑手抓住他的头发,拳头象雨点般落在他的小腹上,血丝从他嘴角渗了出来。任梦听见了丈夫的声音,不由心痛如刀绞,她害怕让丈夫看见自己现在羞辱的样子。心爱的丈夫被残酷殴打发出的惨叫声深深刺痛了任梦的心,她睁开迷朦的泪眼,强忍着被两根肉棒抽插而带给她的巨大痛苦,哭着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黑手:不!请不要再打他了!呜呜……怎幺,心疼了?把任梦夹在中间的王大和小林听见她的哀求,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在丈夫面前轮奸他美貌的妻子使这两个男人更加兴奋起来,两人同时加快抽插的速度,在任梦痛苦的呻吟声中,两股精液在她前后两个穴内射了出来。此刻的任梦正无力地被手腕上的绳索拉扯着站在床上,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男人凌虐她时留下的抓痕,她低着头小声啜泣着,乳白色的精液从蜜穴里慢慢地流出来,一直顺着雪白的大腿上流下去。良久,任梦终于睁开双眼,充满愧疚和哀怜地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周剑,不 禁痛哭失声。周剑闻到哭声更是心如刀绞,他咬牙骂道:王仁,你这个畜生!有本事冲我来,我要杀了你!王仁把周璐推开,口中发出一声冷笑:打我可打不过你,不过我们可以比比谁的家伙硬。说着指了指粘着周璐唾液的肉棒,黑手会意地把周剑拉起来,解开他的裤子,把他的肉棒掏了出来。王仁轻蔑地一笑:还真小,你可以问问你老婆和女儿,到底谁的比较大!说着看了一眼吊在床头的任梦,他的话引起男人们一阵淫笑,任梦又羞又忿,悲哀地把头扭了过去。王仁拍拍周璐雪白的臀部说道:快去用嘴含妳爸爸的肉棒,否则我就操妳的屁眼儿!周璐的娇躯一阵颤抖,她不敢反抗,哭着慢慢向父亲爬去。这时黑手拿出一个春药塞进周剑的嘴里,强迫他咽了下去,周剑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用纤细的玉手握住他的肉棒,张开嘴巴含了进去。周剑拼命摇头大吼:小璐,不要!快吐出来,不要啊!突然他惊骇地发觉肉棒随着周璐的吸吮,竟然在女儿柔软的小嘴里慢慢坚挺了起来,钢铁般的汉子不禁哭了起来。任梦也看见女儿正在为丈夫口交,她痛哭着叫着女儿的名字:小璐,不要,他是你爸爸啊,不要,呜呜……王仁目睹着这一幕,心中大快,他淫笑着来到周璐的后面,拉开她的双腿,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股,肉棒对准她微微红肿的嫩穴插了进去,周璐身子往前一送,不禁呻吟了一声,随着王仁用力的抽送,悄脸痛苦地扭曲着。周剑在春药的作用下,感觉全身燥热难耐,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王仁看着周剑通红的双眼,知道他已经迷失了本性,便把肉棒抽了出来,对周璐说道:哈哈,妳爸爸可认不得妳了,他现在满脑子只想要操你罢了无助的周璐哭着躺在床上,看着父亲喷火的眼睛,害怕得全身颤抖起来。任梦知道王仁要干什幺,她拼命地哭叫怒骂:王仁,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呜呜呜呜……王仁并不理会任梦,向黑手使了个眼色,黑手会意地打开周剑的手铐,欲火焚身的周剑猛地扑向女儿完美的胴体。他粗暴地抓住女儿的双乳用力揉捏起来,疼得周璐眼泪直流。周剑强硬地分开周璐紧闭的双腿,然后随着周璐一声惨叫,周剑的肉棒已经狠狠地插进女儿娇嫩的蜜穴里,疯狂地抽插起来。任梦失神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乱伦惨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